spoil^

突然想起昨晚的梦境,一群人从水中打捞缠满水草的棺木,木头已微微腐烂,带着水底的腥膻气,棺木中的尸身已只剩白骨,可幸的是,面目仍鲜活细腻,一如生前。

南京的夏天有种温水煮青蛙式的加温模式
暑期的校园并不安静
逸夫楼的人口密度到达了顶峰
可还是觉得 时光缓慢 一切都宁静又美好

上关风 下关花 苍山月 洱海月
彩云之南  大理
2017年冬天  和爸爸 在云南